书画名家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名家 > 书画名家

著名画家--陆成钢

发布时间:2016-05-02

陆成钢

1958年生于河北唐山,祖籍中山。1982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现任河北省美术研究所副所长。

作品参展:油画《喜上眉梢》 “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画展”,获河北省金奖;《百岁儿》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获河北省金奖;《喜酒》入选第十届全国美展,获河北省银奖;《过满月》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获河北省银奖;中国油画双年展;第三届中国油画年展;第三届中国油画展;中国当代名家百人小幅画展;第28届法国滨海卡涅国际绘画艺术节(法国);中国中青年画展(印度);中国艺术展(埃及)

作品收藏:油画《喜上眉梢》中国美术馆藏;《照相》文化部对外展览公司藏;《老区人民怀念毛主席》河北省美术馆藏;另有多件作品被多家海外艺术机构和收藏家收藏或拍卖。

大家评述:

陆成钢的画轻松、率意、自由,有较强的表现色彩,而这种“表现”是具象化的,不脱离具象,却在形的处理上追求轻松、随意和更大的自由度。

——贾方舟著名美术评论家

陆成钢,看他的名字,就会知道是全民大炼钢铁热潮中出生的人。但他的艺术一直流露着从容的抒情性,明朗而温和。而更加值得玩味的是画面结构的单纯和宁静,和贯穿于做画过程的宁静的童心。

——水天中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美术评论家

陆成钢在实践中不断加深对自己的认识,在深入细致地观察、研究客观世界的同时,不断地在寻找“自我”。他在富有装饰性的,强调线与色彩对比的描绘中陶醉。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导、《美术研究》主编

他是一个很清楚自己的位置的画家,走向土地,走进村庄,走向心灵,把原生态的村落在头脑里重新过滤,然后,无限地摊开去。那些农事的律动和农人的心态,成为了一幅幅优美的印痕。这也许是一个画家的情感,是对农人的一种召唤的力量,并具有职业艺术家的意义。

——陈德胜诗人、艺评家

艺术家随笔:

生活是现实主义绘画的根源。绘画就像是酿酒,从粮食变成酒需要一系列关键程序,这些程序的意义就在于最终将普通的粮食酿制成醉人的美酒。生活对于绘画就是粮食,迷人的民俗风情也只是表象,是“原材料”。经过深入观察,了解这些风俗的来龙去脉,与农民交朋友,再经过不断筛选、取舍、综合、酝酿,最后落到画布上的才是精华。在与农民的交往中,在憨厚平实的表面下时常让我体会到感动和震撼,有种强烈的归属感。在他们平和真诚的眼神中,浮躁的心灵得到抚慰,那种对生活不抱怨,不放弃,永远充满美好向往的乐观心态也教我从物欲横流的都市污染中得到净化。因此,在我的作品中人才是主题,是“酒”。

  现实主义绘画除了用艺术手段表现现实生活,还具有不可替代的史料价值。因为绘画与摄影不同的是绘画是经过艺术家深入观察生活后,经过综合概括,去粗取精而形成的最具真实性和现实性结果。这就是最有价值的当下意义!

   现在很多人又想和西方接轨,又想弘扬民族文化,实际上分寸经常是乱的。我宁可回到生活中去,最日常的东西可能有一种最深邃的东西。米勒也许就因为它的朴实人们到记住了他,因为他传递了一种特别普遍的人的东西。

  

民众的庆典

---陈德胜

也许我们都活在各项仪式里,而画家是最有阐释权的,无论是喜酒、满月、集日和唱大戏,陆成刚参与了一次又一次民众合唱。为什么他会深入村庄与村民共同完成了各项大礼,我想他是带着原始冲动而来的,那些冀中一代的农村所延续的历史,为画家保留了他的绘画术语。民众一生所经历的事情或者说村庄每年所上演的都被陆成刚收入画中。他的画,经历了一个村庄的风俗史,所以我说他的画风是温热的、沉雄的、厚重的、细密的、全景的。

他的绘画手法,没有像照相式的逼真描摹,而是将人物处理得拙朴、厚实,或者说是将人物尽量处理成与当地的石头、土块以及风尘更趋向一致的精神气质,所以说,这样的人物处理方式,与他的主题更为协调和一脉相传。同样的细微,而这种细微,着实令人感觉,这里的人是直接从土里脱胎出来的,这是陆成刚的智慧和功力。

他是一个很清楚自己的位置的画家,走向土地,走进村庄,走向心灵,把原生态的村落在头脑里重新过滤,然后,无限地摊开去。那些农事的律动和农人的心态,成为了一幅幅优美的印痕。这也许是一个画家的情感,是对农人的一种召唤的力量,并具有职业艺术家的意义。

在一场雪后,人们在为一个孩子《过满月》,合适的人都找到了自己合适的活计,像演一出戏或是一部电影,上百人在一幅画里。男人、女人、孩子、鸡、猪、树、房子和案板等等,在这样的场景里,只有画家能记住和关照所有的细节,而作为我们观者,只是感到扑面而来的热风。陆成刚拥有了中国农民所拥有的一切,他像挖掘机一样,穿透了层层壁垒,把握了乡村的真实。过完“满月”人们要去赶个《集日》,那些具有年画性质的人,开始出村。在这里我想说的是,画家把握了一种情绪,乡村的情绪,而这里的人物都像是从梦中醒来,赶赴一个盛典。淳朴的人们呀,你们憨态可掬,你们要到不太远的地方去淘洗点灰尘来。回来以后,他们要喝上一次大酒,在《喜酒》里,陆成刚把一身身酒气都画了出来。那些夸张而又有所收敛的大衣里的酒气,成为这个冬天最后的太阳。同样,在《正月十五唱大戏》里并列着他的画风。这片土地喜欢戏,而大戏是农民的图腾。雪后的大地和雪上的人物,在这里是最适宜的,而大戏和乡村的聚会,是最有人情味的,陆成刚是那么喜欢这群看戏的人。我所了解的是,当时很多画家都去了巴黎,而塞尚却去了农村,这是为什么呢?也许,陆成刚能读懂塞尚。作家卡夫卡曾说:“打开窗子,你不用出大门,大千世界自动向你走来。”陆成刚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子,我喜欢陆成刚这些很具有人间烟火的作品,他很具有电影导演的气质,给那些陌生人安排了一个一个美轮美奂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