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风采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非遗 > 人物风采

杜云生:非遗保护要做到“六个坚持”

发布时间:2015-11-05

经过几年的努力,可以说,目前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进展,形成了一定的制度体系、工作机制和舆论态势。现在非遗保护正步入一个关键性的转型期,即由初期的格局构建阶段逐步转向制度更科学规范、措施更细致可行、理念更务实理性的保护弘扬阶段。笔者认为,下一步深入推进非遗保护工作应做到“六个坚持”。

----坚持以名录建设促进抢救保护。建立四级名录是非遗保护工作的重要制度,其目的是将具有珍贵文化艺术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申报评审,各级政府将其列入同级名录,促进重点非遗项目的抢救保护与传承,加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认同,彰显人民群众的文化创造力,展示中华文化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促进文化交流与合作,推动政府在政策引导、经费投入、社会关注等方面对名录项目予以重点倾斜、重点支持。申报评审是保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第一步工作。接下来,也是最关键的工作,就是某一项目一经列入各级名录,地方政府和保护单位就要按照申报时所确定的五年保护计划,履行承诺,不折不扣地认真加以落实,切实对该项目进行实实在在的抢救保护。不能重申报,轻保护。申报前热火朝天,申报成功后就将其束之高阁,不管不问,这样就背离了建立名录制度的初衷。

----坚持以动态普查加强记录整理。总体上讲,全国性的非遗普查工作基本完成,但从范围、标准和结果上考量,仍有一些遗憾和不足。比如,有的地方没有按照“四不漏(不漏村镇、不漏项目、不漏艺人、不漏线索)”的要求进行全面普查;有的普查不够深入,只是摸排登记了线索;有的普查成果整理不系统、不完整等。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普查工作并没有终结,各地应对普查工作进行一次“回头看”,查漏补遗,认真梳理,争取集中利用一个短期时段,把普查工作继续做细、做实、做彻底,把本地区文化事象及其资源储量、历史源流、内容形式、风格特点、传承脉系、现存状况等信息调查清楚。另一方面,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态流变性,意味着每一个项目处在不断的嬗变过程中,从这个角度上讲,应对每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随时不间断的调查了解,掌握其演变的情况,并予以记录。总之,只有普查工作做的好,才能完整、准确地对非物质文化遗进行记录、整理,为保存、研究、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打下坚实基础。

----坚持以政府主导带动社会参与。非遗保护是公益性文化事业,政府要履行其公共社会职能,利用行政优势,发挥政府的权威性和公信力,通过文化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去鼓励、推动、协调民间社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直接影响非物质文化资源的配置和使用,决定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成效。此外,非遗的“草根性”决定了非遗的社会性和大众性。公众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创造者、保护者和传承者,是非遗能够世代传延不可替代的民间力量。公众最了解本地历史、最熟悉本地情况,必须尊重公众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进一步调动公众参与规划、参与决策、参与保护的积极性,认真听取各方意见和建议,自觉接受公众监督,真正做到非遗保护工作依靠公众、保护成果惠及公众。因此,各级政府和文化部门在政策引领、行政推动、活动示范等工作的基础上,要树立社会意识和开放思维,坚持政府保护与民间保护相结合,政府注重保护规划、财政支持和活动引导。同时,要大力鼓励民间传承和自发参与,充分利用地方特色文化资源,组织开展群众喜闻乐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传播活动,增强传统文化的吸引力与亲和力,使之真正融入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更好地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逐步形成政府主导、群众广泛参与非遗传承的良性发展格局。

----坚持以制度建设规范保护实践。非遗保护是一项涉及文化门类多、牵涉社会层面广的宏大而专业性很强的行政工作,同时,又是一项关系传承人和民众文化权益、关系民间文化知识产权保护的社会工作和法律工作。非遗保护工作实践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也充分印证了这一点。因此,必须研究制定和不断完善非遗保护的政策、法规,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来指导保护工作实践健康发展。比如,个别地方在推荐评审代表性传承中,由于缺少评审推荐办法、条件标准制定不合理或是推荐显失公允等,出现了个别传承人的文化诉求得不到满足,而上访表达愿望的现象。比如,对名录项目的管理,要建立动态监管机制,对其保护工作实施常态化的跟踪检查,保护不力的,要“黄牌警告”乃至取消名号,以督导保护措施的严格落实。

----坚持以理论建设提升工作水平。非遗保护工作中处处体现着历史的、民俗的、艺术的等各种理论学术问题。比如,众多的庙会、地方特色民俗活动等,多涉及宗教信仰和民间俗信,有的或许是封建迷信,如何在学术上准确界定和认定,没有专业知识和理论思维就会错判、误判,这关系到社情民意,甚至可能会影响社会安定团结。因此,非遗保护工作一要继续依靠专家的咨询指导作用,请专家学者参与非遗保护规划、政策制订、评审论证等,为保护工作提供智力支持;二要不断培养专业化的工作队伍,特别是要注重培养高层次、复合型学术人才,注重不同学科人才的平衡配备,提升保护工作的水平和效率;三要积极与科研院所进行学术资源的交流与合作,设立非遗基础学科,编写非遗基础教材,开展非遗专业的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

----坚持以合理利用推进传承发展。非遗保护工作的理想归宿和终极目标是使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保存流传下来,成为民众日常生产生活的一种文化需求。基于这一认识,我们在保护理念上应该首先要解放思想,充分依托目前诸多利好的文化投融资和文化产业政策,通过生产性保护或是市场性培育使非物质文化遗产焕发生机与活力,自然地融入民众日常生活,形成一种良性的文化供求关系,从而推进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发展。切忌一谈保护就画地为牢,认为只能搞“博物馆式”的僵化保护,不敢、不想去通过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合理化生产、营销和消费,去激发非遗传承的内在动力,避免“保护性破坏”。同时,在利用中又要理性,避免因过度开发导致非物质文化遗产本体文化基因的滥用、扭曲和遗失,避免“建设性破坏”。

                                                                                 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 研究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