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艺术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产品 > 民间艺术

定窑瓷器

发布时间:2015-10-12

基本简介

定窑是中国宋代主要瓷窑之一,后世誉为宋代五大名窑之首。窑址在今河北省曲阳县涧磁村及东西燕山村。曲阳县宋属定州,故名。烧瓷始于唐,盛于北宋,元以后衰落。北宋苏轼《试院煎茶诗》、宋邵伯温《闻见录》、元刘祁《归潜志》、明曹昭《格古要论》、清朱琰《陶说》等文献,均对定窑有所记载。古陶瓷专家叶麟趾先生于20世纪20年代率先调查了定窑,确认了曲阳涧磁村窑址。

50年代以来,文物考古工作者对定窑遗址进行了多次调查与发掘,基本上弄清了定窑的烧瓷历史、烧制工艺、装饰特点、产品品种以及与邻近地区的相互关系。受定窑影响并烧制定窑风格产品的窑业,多集中在山西省境内,有平定窑、阳城窑、介休窑等。四川省的彭县窑也烧造定窑风格的白瓷。定窑瓷器传世品较多,原清宫收藏的也不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湖南长沙,浙江临安,陕西西安,江苏镇江、南京、江浦,河北曲阳、定县,河南安阳,辽宁朝阳和北京通县、丰台等地的唐、宋、辽、金墓葬、塔基、窖藏中均出土了许多定窑瓷器,仅 1969年 发掘的河北定县北宋太平兴国二年(977)和至道元年(995)的两座塔基,就出土了完整精美的定窑瓷器 100余件。

历史沿革

明曹昭《格古要论》说:“有紫定,色紫。黑定,色黑如漆。土俱白,其价高于白定。”在窑址遗存与传世品中,均有黑定器,以碗为多,胎质洁白与白瓷无异,釉色黑亮,光可鉴人。“紫定”尚无传世品或窑址遗存器加以印证。但有一种胎质洁白,釉色近于芝麻酱色的盘、碗器,陶瓷史家曾认为即是“紫定”。

1974年江苏镇江北宋熙宁四年(1071)章泯墓出土两件稀有的定窑酱釉瓶、定窑绿釉瓷,既不见于记载,亦不见于传世品。1957年故宫博物院调查定窑遗址时,发现了绿釉瓷盘的残件,胎色洁白,胎质坚硬,釉色翠绿,刻划龙纹装饰。据当地人士介绍,涧磁村曾出土过绿釉瓶。

定窑装饰以风格典雅的白釉刻、划花和白釉印花为主,还有白釉剔花和金彩描花。划花多与刻花相配。白釉印花最富特色。北宋早期定窑的刻花,其构图、纹样趋简,以重莲瓣纹居多。刻花技法有五代越窑剔刻技艺之风,具有浅浮雕效果。如河北定县北宋塔基出土的定窑白釉刻花净瓶、白釉刻花莲瓣纹碗、白釉刻花莲瓣纹盖瓶,表现出北宋早期定窑刻花装饰的特征。北宋中晚期,定窑的刻花装饰日臻精妙,独具一格。用单齿、双齿、梳篾式等刀具,刻划出深、浅不一的主线与辅线,相衬构成物象,生动自然,有立体感。装饰题材以花果、莲鸭、云龙、游鱼等为主。纹样以折梅、缠枝、交枝式构图,饰于盘、碗的器壁与立体器物的腹部。

一些大碗的内、外壁均刻划纹饰,技艺精湛。台湾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定窑白釉刻花双凫纹盘,盘面上以柔畅的刻、划线纹,勾勒出塘水扬波、莲苇摇曳、双鸭仰首嬉游的湖塘景色,是北宋定窑刻、划装饰的代表作。印花装饰出现在北宋中期,成熟于晚期。印花纹样多饰于盘、碗器的里部。题材以牡丹、莲花、菊花等各种花卉纹为多,动物、禽鸟、游鱼等也屡见不鲜,婴戏纹为少。以串枝、折枝式构图组成的花卉、石榴、孔雀牡丹、鱼莲、天鹿、婴戏纹等画面,具有构图严谨、层次分明、纹样清晰的特点。北京故宫博物院所收藏的定窑印花花卉纹盘,以缠绵的牡丹花枝环绕盘壁,衬起盘心的仰覆有致的荷叶、莲花,宛如一幅精致富丽的织锦图案。在白、黑或酱色釉器上描画金色花纹的金彩描花装饰的作品,发现极少。

定窑覆烧工艺于北宋中期创用。其法是用垫圈组合式匣钵,扣装盘、碗坯件,入窑烧成。覆烧盘、碗的口沿部位无釉,有毛涩感,称为“芒口”。故常以2~4毫米宽的铜、银、黄金等金属镶饰器物口沿,因有“金装定器”之说。

独特技术

宋代瓷窑装烧技术最为重要的成就,就是发明了覆烧法和“火照术”,定窑就大量采用覆烧方法,还使用了一种垫圈式组合匣钵。这种烧制方法的优点,是最大限度地利用空位空间,既可节省燃料,又可防止器具变形,从而降低了成本,大幅度地提高了产量,对南北瓷窑都产生过很大影响,对促进我国制瓷业的发展起了重要作用。[1]

特征分析

定窑窑址位于河北曲阳涧磁村,定瓷大宗的北宋定窑白瓷,具有以下的特征:

1、泪痕

泪痕是指器表的流釉现象,定瓷流釉往往呈条状,宛如垂泪,故称泪痕。泪痕现象仅见于北宋定窑器,唐至五代定瓷并无此特征。唐代定瓷釉薄而洁白,胎釉结合十分紧密,无流釉现象;北宋则凝厚而泛黄,釉内气泡大而多,釉层在烧结过程中随器垂挂流淌,形成泪痕。北宋早期,定窑采用正烧,流釉方向自口至底,北宋中期以后,定窑创造了覆烧的技法,流釉方向自底向口,但也有一些特殊情况,笔者曾见过一些定窑白瓷,泪痕方向为横向,十分奇怪,形成原因尚待研究。

竹丝刷痕

在定窑碗、盘类器物的外壁,经常可看见细密如竹丝的划痕,这些划痕是器物初步成型后旋坯加工时留下的,当然在其它窑口的器物外壁也可见到旋坯痕,但不如定窑的纤细密集,此为鉴定定窑器物的一个特征。

定窑瓷器的胎骨较薄而且精细,颜色洁净,瓷化程度很高。釉色多为白色,釉质坚密光润。定窑瓷器的白釉多闪黄,故有“粉定”之称,釉面偶尔还有垂釉的现象,由此又有了“泪釉”的别称。宋代定窑瓷器常见的器型以碗、盘、瓶、碟、盒和枕为多,罐、炉等器形则比较少。定窑瓷器的装饰技法以白釉印花、白釉刻花和白釉划花为主。北宋早期的定窑刻花,构图、纹样都比较简单,以重莲瓣纹居多,装饰具有浅浮雕的美感。北宋中晚期,定窑的刻花装饰精美绝伦,独具一格。

题铭介绍

定窑瓷器的题铭有16种,大多与宫廷有关。其中的“官”、“新官”、“会稽”、“易定”、“尚食局”、“尚药局”、“食官局正七字”、“五王府” 8种题铭都是在烧窑前刻于坯足上。传世定窑瓷器中有“奉华”、“风华”、“慈福”、“聚秀”、“禁苑”、“德寿”题铭,这类铭文都与宋代宫殿名称有关,是在制品入宫后由宫廷玉工刻的。16种题铭中“官”字款居多,据不完全统计,已见到题有“官” 字铭的盘、碗、瓶、壶、罐等器近百件,它们大多出土于辽宁赤峰、建平、法库及内蒙古、北京、河北和湖南长沙地区的晚唐、五代到北宋前期墓葬。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亦藏有定窑白釉“官”字款盘、碗、罐、盂等器。另外河北定州市博物馆收藏的 1件1969年定县出土的白釉刻莲瓣纹碗,底部题“孟” 字,极为罕见。印款的定窑器仅知 1 件,早已流失国外,为白釉盘,盘心印阴文“定州公用”楷书铭。

鉴赏方法

一、要有玉质感。宋代制瓷追求玉质效应,以有玉质感的为上品,特别是作为宫廷烧造的瓷品,更是必须要烧出玉质感来的。因此,一件定瓷器物上手(无论是白定,还是色釉定都是如此),首先要看有无玉质感?真品应是釉水莹润,富有灵动之气,就如白玉一般的。仿品因胎釉原料和烧造温度等不易掌握,很难烧出玉质感来。一般都是气韵呆滞、釉色苍白,无玉质感可言。个别能烧出玉质感来,但常见色彩显新,有火爆之感。

二、釉色如象牙之白。五代之后,定窑器施釉前已不施化妆土了。所施白釉的釉水为白中闪黄,所以釉面之色呈所谓的“象牙白”色。少数质差的釉为白中微闪灰黄。白定釉面呈半透明状,因为施釉较薄,所以薄处能隐约看到胎色。在器物的折腰处可见积釉呈浅浅的黄绿色。积釉处气泡稀疏通透,大小不一。这也是一个鉴识时要注意的要点。仿品因掌握不了定窑特定的烧成气氛,故难以烧出“象牙白”的釉色来。釉色常不是偏白就是偏黄,在器物折腰处也难见浅黄绿色。

三、要见“竹丝刷痕”。定窑的制胎工艺中,在胎半干之时,有用竹丝刷子旋修这一道工艺,因此在胎面上就留有一些“竹丝刷痕”。定窑因为施釉较薄,烧成后,在釉薄处透过釉面就隐约可见竹丝修胎所留下的刷痕。这是定窑瓷的一个基本特征之一,在鉴识时必须特别留意。仿品中常不见这种“竹丝刷痕”。有的做了,但做得生硬拙劣,不够自然,据此可以鉴别。

四、釉面常见“蜡泪痕”。这种“泪痕”是由于上釉不均匀,入烧时釉水垂流所致。垂流釉的下部似蜡泪状凸起,球面下部呈浅水绿色。这种“泪痕”只出现在盘碗的外部。有否“泪痕”也成为鉴识是否北定的一个基本特征。当然,不是每一个定窑瓷都有“泪痕”,但有“泪痕”比没有“泪痕”的要容易确认。一般的仿品是较难做出这种“泪痕”来的。

折叠与邢窑瓷器的区别

邢窑是唐代最著名的瓷窑之一,是白瓷生产的发源地,是世界白瓷之祖,她开创了白瓷的生产道路。在中国陶瓷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而定窑在唐代后期受邢窑的影响烧制白瓷,制瓷经过五代、北宋的发展,定窑逐渐成为北方(即邢窑后)最著名的瓷窑。

定窑不见唐人记载,也没有发现早于唐代的遗物留存,因此,定窑烧制白瓷的年代要晚于邢窑。从早期定窑烧制器物特征来看,大体和邢窑相同,在拉坯成型以及烧窑技术上,定窑虽然比较精细,但不如邢窑。由于两窑相距较近,所以相互学习、相互竞争是很自然的。晚唐到五代时期,定窑白瓷的生产在数量上已超过邢窑。因此,在许多墓中的这一时期的白瓷,有些曾被认为是邢窑产品,实际是定窑产品。因此为能清两窑的异同之点,我们还是已两窑产量大、最具代表性玉壁底碗来加以区分。

我们就拿最常见的玉壁底碗为例:玉壁底碗,系浅式碗,敞口,碗壁直斜,底足矮形似玉壁。邢、定窑所产的玉壁底碗,造型基本相同,釉色均白中闪青,这是它们的共同点,也是定窑极力仿邢窑的结果。